問:對不同的人而言,生死究竟意味著什么?

索達吉堪布答: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說:“天下熙熙,皆為名來;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。”舉目望去,街頭上熙熙攘攘的人群,來來往往的目的,不外乎追求名利二者。如果他們是為了名利,那我們應該為了什么?若再進一步分析,司馬遷可能就說不出來了,因為他對來世的概念一片空白,無法揭示生死的奧秘。

不管是什么人,死時都會懷有極大的恐懼,猶如待宰的活魚在熱沙中翻滾。大家應該知道,魚類本來生活在水中,被漁夫捕獲后拋在熾熱的沙地上,就會苦不堪言,拼命地跳擺,只要還剩一口氣,便不會停止掙扎。同樣,我們無論有什么樣的身份、什么樣的地位,最后接近死亡時,也是這種痛苦狀態。

有些人在生病時叫苦連天,面臨死亡或者感情受挫時,那種痛苦的表情,真讓人覺得非常不忍。然而,對懂得輪回痛苦的人來說,今生中再怎么痛苦,與地獄的苦比起來,也是微不足道的。假如連這一點苦都受不了,那我們無始以來造了如山般的自性罪和佛制罪,由此引來的地獄眾苦就更不用說了。假如平時連生病感冒、半天沒吃飯、別人說壞話都受不了,一旦來世墮入寒熱地獄、孤獨地獄、近邊地獄,那時的畏懼痛苦又該如何忍受呢?龍猛菩薩說過:“假設聽到地獄的痛苦情景,看到描述地獄的圖畫或造型,都會生起難忍的恐怖,更何況親受地獄之苦了。”

當然,每個人的死亡狀況不盡相同。但一般而言,大多數人特別害怕死,一直聲嘶力竭地喊著:“醫生救救我,上師救救我,我實在不愿意死啊!”但是死到臨頭也沒有辦法。

其實,古人對死亡是有所認識的,如孔子的《論語》、莊子的《秋水篇》里都提到了對生死的看法。與世間凡人相比,他們對死亡看得很淡,親朋好友死的時候,他們載歌載舞,自己接近死時也是坦然面對,這是他們的一個優點。但這種面對方法,實際上解決不了大的問題。如果具有修行的境界、開悟的境界,生前為來世積累了許多福報資糧,倒是可以做到所謂的“不愉生,不畏死”。但他們對死亡的態度,只不過不害怕而已,解脫輪回的境界根本沒有。

作為修行佛法的人,死的時候不應該這樣:前段時間有一個癌癥患者,在附近縣城的醫院里,于眾親人的圍繞中,不斷發出慘叫聲而離開了人世。盡管眾生的業力不同,有些人死時確實特別痛苦,但一般來講,修行人倘若知道自己該死了,再怎么傷心、再怎么痛苦也沒有用。

所謂的死,只是在輪回的漫長旅途中換了個角色而已,而不是永遠地消失了。以前的古文化中也說,生命和身體的形態只是暫時的借用,其思想還會延續下去,不是像火熄了、水干了一樣,什么都沒有了。若能懂得這一點,死亡來時也用不著痛苦。即使晚上睡覺有點痛,但明天還可以醒過來,或許明天身體更好一點;即使現在要死了,也沒有必要太難過,可能下一輩子的身體更結實,不用天天打針了。

印度的扎嘎達姆扎論師說過:“我們的身體只是暫時借用的東西,在它未衰老也無疾病時,一定要利用它去精進修持善法,這樣一旦遭到病痛死亡,就可以有不懼怕的把握。”以前的高僧大德們,一輩子都在為死亡做準備,可是現在的世間人并不是這樣,無論是明星、領導、國家總統,生前逍遙度日,從不修行,最后送到醫院里時,面如死灰,一點生氣也沒有。

因此,我們生前就要為死亡打好基礎,若在安詳清凈的狀態中離世,來世的結生也會趨往善趣。有些教言中說:“人死了以后,看整個面孔即可了知其來世。倘若面目猙獰恐怖,尤其是睜著眼、張著嘴,說明此人將墮入惡趣。”有些尸體特別可怕,讓人看都不敢看。我去過漢地一些居士家,人死了以后,臉都不蓋上,這樣不太好,如果他的眼睛一直瞪著,你坐在那里也不是特別舒服。因此,以后不管是別人的尸體也好,自己的尸體也好——自己的尸體由自己蓋,拿塊布把臉蒙上(眾笑),按藏傳佛教的習俗,死后馬上要用布蓋上。如果尸體的臉色很正常,皮膚也比較潔白,有很多清凈之相,說明他會投生善趣。因此,人的死相、臨死的狀態和尸體的面目,都可以判斷其來世的方向。

總之,死亡在每個人的前面等待著,我們怎么樣面對?應該心里有數。

——《入行論廣釋》

最新評論
本欄目熱門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祈禱上師三寶有用嗎?
佛法怎么看待追求世間五妙欲的
如何正確對待自己所造的罪業?
別忽略,那些靈魂深處的追問
上師念誦:大自在祈禱文20遍
今晚,寫篇日記
想要解脫,必須依止善知識嗎?
會分錢,才會賺錢
佛法隱沒于世的主要原因是什么
能穩固信心的方法是什么?
上師念誦:大自在祈禱文20遍
人間六月天——索達吉堪布30
人際關系背后的秘密
如何令自己的善根不斷增上?
幾個字,治好抑郁癥
鬼節原來跟這個有關
孝敬父母的最好辦法是什么?
生死究竟意味著什么?
懶惰的原因是什么?如何克服?
無論何種痛苦,都是心的幻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