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繼續講行菩提心,行菩提心的學處是六度,今天講第四度——精進度。  

己四(精進)分三:一、擐甲精進;二、加行精進;三、不滿精進。  

這三種精進,任何一種都是懈怠的違品,都是增上智慧的助伴。也就是說,精進能對治懈怠,智慧能遣除癡暗。反之,一個人如果不精進,懈怠就會隱沒他的善心,癡暗則會遮障他的智慧光明,如《大智度論》云:“懈怠沒善心,癡暗破智明。”  

在座各位可能都有這種經驗:本來想做善事、修善法,也想改變自相續,可是懈怠心一來,修行就被推后了;貪嗔癡等煩惱現前時,智慧也慢慢被削減了。這對凡夫人來講,其實是一種規律。雖然這一點很難克服,但我希望通過每堂課的學習,大家都能增加一些精進,有一些進步。  

不過,佛法要靠緣分,抓不住機緣的人,聽多少年法也很難與法相融,而一旦抓住了殊勝因緣,短短時間也可以改變命運。就像禪宗很多大德,他們依止善知識的時間并不長,或者像法王如意寶,在石渠依止托嘎如意寶也只有六年,但后來卻呈現了這么偉大的事業。盡管法王與凡夫不同,但在顯現上,也是在如理依止上師以后做到的。

所以,只要把握好了,哪怕是聽一堂課,哪怕是短時間的修學,也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心態。只要心態調整好了,有了善心善念,語言和行為自然會被引入善妙的方向,因為它們畢竟是心的奴仆。  

庚一、擐甲精進:  

當聽到諸佛菩薩的事跡,以及往昔印、藏、漢地的圣者前輩,為求正法歷盡苦行的傳記等,不要認為“他們是佛菩薩的化現,是真正的高僧大德,所以能做到那樣的苦行,而我們凡夫俗子怎么能做到呢”,進而懶散、懈怠,在放逸中虛度時日。  

我們應當知道,實際上,他們就是如此修行而獲得成就的。像米拉日巴尊者,從他的傳記來看,起初他的確是一個業力深重、地地道道的凡夫人,但通過依止善知識,通過苦行,當上師的教誡融入相續以后,終于成為歷史上最偉大的成就者。其實,這樣的大德在歷史上比比皆是,像六祖禪師、慧遠大師、全知無垢光尊者……因此,我們應當思維:“作為他們的追隨者,雖然不能勝過他們,但只要精進的話,也必定能獲得同等的成就。”  

《大智度論》亦云:“勉強而勤修,穿地能通泉,精進亦如是,無求而不得。”只要努力勤苦地去做,鑿地挖井,最后一定能涌出甘泉;精進也是如此,一無所求則一無所得,只要精進地求取佛法,就一定能獲得成就。這一點,在很多修行人身上體現得非常明顯,根據各自精進的差別,每個人所獲得的智慧、悲心,以及修行境界都不相同。  

進一步來說,高僧大德也需要夜以繼日精進苦行,那我們這些為深重業力所迫、為無明煩惱所困、無始以來輾轉輪回未曾修持過正法的人,為什么不需要苦行與精進呢?肯定更需要!一定要常常這樣提醒自己,勸勉自己。  

當然,剛出家的人一般都很精進,剛學佛的人也是如此,但這些只是偶爾性的,起不到什么作用。真正的精進,并不是兩三天不睡覺,而要有恒常性,這種精進才能啟發智慧,圓滿一切善行。  

明白這些道理以后,如今我們已獲得具有十八種暇滿的人身,又有幸值遇具足一切法相的具德上師,而且也聽受了甚深的顯密教言,具有如理修習正法的緣分,此時此刻怎么能不歷盡苦難,不惜拋頭顱、灑熱血,誠心誠意來修持正法呢?應該有這樣的勇氣和信心,這就叫擐甲精進。  

當然,上述因緣并不是人人都有的。很多人也想成為真正的修行人,但有些未值遇正法,很困惑;有些雖已值遇正法,但未遇到善知識,很迷茫;更多的人是不具足暇滿,或被十六種無暇所束縛,因此沒有修行的機會。然而我們與之不同,我們已有了格外殊勝的因緣,這樣的話,為什么不精進呢?如果你能精進,也并不是修不成的。  

◎脅尊者依精進而成就  

在精進方面,脅尊者就是最好的典范。尊者住于母胎60年,生下時已是須發皆白,80歲他舍俗出家,有年輕僧人取笑他:“出家有兩種事業,一要修習禪定,二要諷誦經論,但你如此老邁,什么都做不了,這不是到佛門里濫竽充數、飽食終日嗎?”  

聽到這些,尊者立誓說:“我若不通三藏教理,不斷三界欲惑,得六神通,具八解脫,終不以脅而至于席。”從此,尊者夜不倒單誦經、習定,經過三年苦行,最終通達三藏并獲得圣果。后人景仰他常坐不臥,兩脅從未接觸席子,故稱他為“脅尊者”。而曾經取笑他的人,不但沒有通達三藏,更沒有獲得圣果。尊者僅用幾年精進便超越了他們,所以自古以來,修行人精進與否,在成果上確實有天壤之別。  

當然,僅用一生就超凡入圣,是很難的,但是修到一定的境界,比如臨死時毫無怖畏,應該不成問題。而且,如果能精進行善,生生世世會感受快樂,將來也必定獲得涅槃。如《正法念處經》云:“若勤不休息,如是作善業,彼則常受樂,后時得涅槃。”  

我們作為欲界眾生,一點不休息是不現實的,但也不能老是休息,否則,養成習慣就不像修行人了。有些人沒有特殊的病,也沒有做特別累的事,卻總是抱怨“我特別累,特別苦”。其實,就算是螞蟻、蜜蜂、蚯蚓,它們為了生存也不停奔波,那我們作為人,而且是為了弘法利生在做事,此時付出一點又何必叫苦叫累呢?  

其實,修行人行善,本來就需要精進。《入行論》中也說,精進的本體,就是喜歡行持善法。假如整天泡在網上,天天到卡拉OK又唱又跳,就算三天三夜不吃不睡,這也不叫精進。因此,希望大家不要辜負暇滿人身,要用它為后世、為涅槃而精進,這才是智者所為。  

要知道,只有智者才精進行善。我們看看周圍的人,有些天天忙來忙去,忙什么呢?都是無意義的瑣事。而智者只做有意義的事情,既對今生有意義,又對來世有意義;既對自己有意義,又對他眾有意義。  

現在人口口聲聲要進步,但僅僅是自相續的進步是不夠的,從大乘佛法的角度來看,還應該想到他眾;人們也常說“可持續發展”,但只想著今生,幾十年以后就不管了,這樣的發展,從生命的延續來看,并不是真正的可持續;還有就是所謂的“可行性”,說可以這么說,但只為自己、不顧他眾的做法,其實是不可行的,也是不可信賴的。  

因此,真正的智者會為自他著想,并為此而精進。如《大寶積經》云:“智者常精進,勤修清凈道,離苦得安樂,諸佛所稱嘆。”智者恒時精進地修持清凈之道,令自他都離苦得樂,這種行為不僅是世間人,乃至十方諸佛菩薩都會贊嘆。所以,我很羨慕精進的人,不論是聞思修行,還是發心,精進者是很讓人隨喜的。  

其實,精進者與懈怠者,雖然表面上差不多,你也吃飯,他也吃飯,但即使是在吃飯時,精進者也能同時觀修或者發心,而且睡覺也不多,可以說,他與懈怠者有很多不同。不信的話,你和他住一個房間看看,晚上他一直打坐,中間只睡一會兒,你早上起來他還在坐著。為什么會這么精進呢?因為他對人身難得、壽命無常、輪回痛苦等生起了堅定信心,于是就不愿意浪費時間了。 

所以,精進是一切善法的根本。如《大智度論》云:“一切諸善法,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皆從精進不放逸生。”這里講的擐甲精進,就是先發下誓言以作鎧甲:“我一定要努力聞思修行,有生之年決不懈怠,為證佛果、為度群生,立志苦行。”有了這種擐甲精進以后,還要作加行精進。  

庚二、加行精進:  

很多人心里有求法、修法的念頭,但行為上一直拖延、觀望,今天不行,明天;今年不行,明年、后年……始終修不了法,“明日復明日,明日何其多”,在這樣的狀態中耗盡了人生歲月,非常可惜。因此,我們必須斷除這種懷著修持正法的愿望而虛度人生的現象。  

以前藏地有一位著名的哲白蓮大師,他說:“人生猶如屠場畜,過一瞬間死亦臨,今復明日久蹉跎,終于榻中呼號矣。”他把人生幾十年,比作屠宰場里的旁生臨近被屠宰的短暫過程,其實這并不夸張,我經常引用這個比喻。《六度集經》里也有個教證:“人命譬若,牽牛市屠,牛一遷步,一近死地。”意思是一樣的:我們人的生命,就像一頭牛被牽去屠宰,牛每向前走一步,也就與死亡更接近一步。“人得一日,猶牛一步……晝夜趣死,進疾無住。”人每活一天,就像牛走了一步,就在日夜更迭中趣向死亡,非常迅速,而且片刻也不停留。  

過生日的時候,大家都會唱:“祝你生日快樂,祝你生日快樂……”然后端出蛋糕,鼓掌、歡笑。但你想起這個道理,那就成了:“祝你死去快樂,祝你死去快樂……”會觀察的話,人跟牦牛的確沒有差別,從死亡那一點上來看,過一年就接近一年,過一天就接近一天,乃至分分秒秒在靠近。  

因此,我們一定要刻不容緩地修持正法,就像懦夫懷里鉆進了毒蛇,或者美女頭上著火一樣急不可待,要徹底放下今生世間的一切瑣事,毫不遲疑地致力于佛法。  

這里用了兩個比喻。第一個,美女本來就愛惜頭發,頭上著火了,她肯定不會讓它燒,“明天再撲吧”。《親友書》中云:“頭或衣上驟燃火,放棄一切撲滅之,精勤趨入涅槃果,無余比此更重要。”《十住毗婆沙論》亦云:“晝夜精進,如救頭燃。”毒蛇的比喻也是如此,膽小的人不要說毒蛇,就是小蟲爬到身上也怕得要命,若是懷里進了毒蛇,絕不會說“明天再扔吧”,然后繼續開心地吃喝(但是國外有些人好像喜歡毒蛇,還把毒蛇像項鏈一樣纏到脖子上,讓它穿來穿去,一點都不怕,不過這是特殊情況)。同樣,聞思修行也是這么緊迫,不能說“明天再做吧”,就這樣一直拖著,而務必要精進,要舍棄一切瑣事地精進。  

否則,紅塵的瑣事沒完沒了,昨天做的今天要做,今天做的明天也要做,明天做的后天還要做……一直持續不斷、此起彼伏,猶如水的波紋一般,始終空不出一個修法的時間來。其實,你一旦下定決心放下的話,瑣事也就完結了,誠如全知無垢光尊者所說:“世間瑣事死亦無完時,何時放下即了乃規律。”又說:“所作所為如兒戲,做無終了放則了。”  

歷史上有很多出家人,正因為看透了這些,所以才選擇了出家。當然也有逃避的,遇到種種挫折以后遁入空門,有這種現象。但你不能說“我不是逃避,所有出家人就都不是逃避”,這種推理不正確,雖然你不是,但別人不好說。同理,也不能說“他是逃避,故所有人出家都是逃避”,這也不通,因為有些確實是看破了。  

在看破一切所作所為、嘗盡酸甜苦辣以后,毅然決然選擇出家之路,這種選擇是有道理的。即使世人不理解,也只是不同的生活環境,不同的價值觀、人生觀所致,并不是選擇本身錯了。其實仔細想一想,瑣事確實是做不完的,什么時候放下了,什么時候也就了了。  

——敬錄自《前行廣釋》109課

最新評論
本欄目熱門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《佛教科學論》
《金剛經》開示錄
文殊占筮法
心靈科學才是通往幸福的階梯
生前串習什么,臨終時就會現前
佛教最令人驚訝的兩個概念
【智悲法語】(2019年9月
安住光明的力量
佛陀三轉法輪
有此愿力,不易被世間八法染污
【智悲法語】(2019年9月
《金剛經》開示錄
要老老實實地積累資糧
【祈禱蓮師】蓮師心咒成就者—
只要“十善”修得好,清凈福報
死后的“中陰界”到底是不是真
文殊占筮法
佛教眼中的戒煙竅訣
佛陀三轉法輪
布施是一項很好的修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