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,劉居士對我說:“學佛以后,守持不殺戒,心情比以前好了許多。學佛前常常做噩夢,寢食難安。”“做什么噩夢?”我問。他說:“有一次睡夢中不知什么東西啃食我的頭骨,咬得咯吱咯吱地響,好象是老鼠,醒來時出一身冷汗。又有一次,一條大蛇盤作一堆,不知怎么了,蛇的身體被切成許多塊,流著鮮紅的血液,當時感到神經很緊張。還有一次夢中被許多只兇殘的狼狗團團圍住,那狗的眼睛放射著綠光,張著嘴,伸出紅紅的舌頭,可怕極了,在極度恐懼時出現一只大象,大象上坐著一位瑜伽士,很威嚴,那些狼狗不敢靠近,這時心里稍感安穩。”

  我問他以前做什么工作,他告訴我:學佛前,他在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化所進行科研工作,科研合作的項目是制備單克隆抗體(簡稱單抗)。制備單抗要培養細胞,細胞培養所用的小牛血清是把剛剛出生的小牛(或胎牛)殺死,取其血液,制備血清用于培養細胞。那小牛剛生下,還沒有喝到一口甜蜜的母乳,它甚至還沒有呼吸一下這個世界的空氣,便被殺死,真是殘忍。制備單抗要進行細胞融合,所用兩種細胞,一種是具有很強的繁殖能力的腫瘤細胞,另一種是具有分泌抗體能力的脾臟細胞,脾臟細胞則直接取自活體小白鼠。屆時,小白鼠被拉斷頸椎,它便失去了活動能力,科研人員用剪子和解剖刀剖開活體小鼠的腹腔,找到它的脾臟,將脾剪下,再把脾細胞分散用于細胞融合。所用小白鼠一般要事先經過免疫處理,在兩三周前,將抗原物注射到它的體內,每隔一天打一次抗原,直到它血漿中產生足量的抗體為止。檢驗抗體要取老鼠的血液,那更是殘忍,常常進行眼眶取血,用手抓住老鼠的尾巴和兩只耳朵,使老鼠不能動彈,再用小鑷子將老鼠的眼珠摘除,鮮紅的血液便從老鼠眼眶一滴滴流出。

  他說:“哎,現在回想起來都是在造罪業。”

  “你們免疫所用抗原是從哪里來的?”我問。

  他回答說:“免疫所用抗原是從人腦組織中提取的,人腦組織取自死刑犯,犯人剛被槍決,我們科研人員便前去取腦髓,還熱呼呼的,不知那些死刑犯會不會找我們算帳?”

  實驗所用動物數量非常多,就一個實驗室每年要用數百甚至數千只老鼠,另外還有兔子、狗等,處理動物的手段極其殘忍。一般在美日等發達國家使用實驗動物必須經過動物保護協會批準,有法律規定,那樣對使用動物也起到一定限制作用,在中國則無人過問此事。

  “在科研所工作那段時間真象是做一場噩夢。”

  “是的,是一場噩夢。”

    相關鏈接:

      上一篇:結婚喜宴殺生多

      下一篇:一堂解剖課

最新評論
本欄目熱門文章
周排行
月排行
請善待那些在你生命中停留了幾
自制喂鳥器:讓鳥兒不再挨餓
感天動地——牛犢救母偷刀自吞
狗狗,我要帶你回家
焦慮癥小羊竟然被鴨子服治愈了
護生詩畫?生的扶持:惠而不費
放生得善報,湖魚為恩人解難
無錫有個放生大王,已經放生幾
動物媽媽的愛
歷劫殘生 屠夫悔過
請善待那些在你生命中停留了幾
你們放生的錢拿去救人命,是不
自制喂鳥器:讓鳥兒不再挨餓
感天動地——牛犢救母偷刀自吞
食肉君和食草君,到底誰虐了誰
用殺生得來的錢做善事有功德嗎
動物解剖和活體解剖到底錯在哪
莫說魚兒不懂人言
一刻間全世界靜下了---關于
動物會報恩嗎 它們的故事催人